米趣小說網

第二六六章 大潰敗

小說:亂清 作者:青玉獅子 更新時間:2019-06-18 12:49
  “往東看,猶如大海生潮,無數穿著藍色軍裝的士兵,緩緩的壓了過來。”
  “我們的后衛部隊經已進入了中國人的步槍的射程,怒濤般的彈雨,加速了烏森河東岸‘堤壩’的崩潰。”
  “當然,我們的后衛部隊里頭,也還有少數英勇的士兵在努力狙擊的,可是,就像扔進大海幾顆小小的石子,根本無法阻擋藍色潮水前進勢頭之分毫。”
  “大潰敗……已成定局。”
  “事實上,看著中國人射向我主力步兵的第一輪炮彈劃過半空、不必等它們落地爆炸,將軍和上校們就該曉得:失敗已不可避免了。”
  “在此之前,河東岸已經聽到了中國人的防線的側后方傳來了激烈的槍聲——這說明:祖阿夫營已經接敵;不久,槍聲停歇,中國人開始進行大規模的炮擊,說明:祖阿夫營的‘奇襲’失敗了。”
  “最后一根稻草沒有了,阿爾諾將軍下令:撤!”
  “誰都想象的到,在這種情形下‘強渡’烏森河,會是怎樣的一個后果?但是,阿爾諾將軍的相關部署,在戰后,依舊引起了廣泛的爭議。”
  “質疑主要集中在兩點。”
  “第一點——原路返回。即,從哪里上岸,就從哪里下水;從哪里下水,就從哪里上岸。”
  “之所以做如是部署,當然是因為,幾條‘原路’,皆已被證明水文足夠安全,我軍對之也已足夠熟悉,‘原路返回’,效率最高。”
  “但另一方面,‘原路返回’,也有著巨大的副作用。”
  “清晨的時候,我們是在中國人的眼皮子底下渡河而東的,因此,這幾條‘原路’,我們熟悉,中國人也‘熟悉’——他們精確的計算了炮位至相關的點、線的距離、方位,如此,當他們對我們‘半渡而擊之’之時,便既從容、又準確了。”
  “另外,我軍渡河而東之時,當然是排著整齊而密集的隊形,從容而有序;渡河而西之時,‘整齊’、‘從容有序’啥的,肯定是談不上了,但隊形的密集依舊——‘原路返回’,人數還是那些人數,路線還是那幾條路線,不密集亦不可得。”
  “這樣一來,傷亡率就大大增加了。”
  “這兩個因素——中國人的炮擊準確、我們的隊形密集——疊加在一起,導致在渡河的過程中,傷亡率異常之驚人。”
  “可是,像批評者說的那樣——‘排成松散的隊形?’”
  “紳士們!醒醒吧!這是渡河!不是搜索!不是進攻!——而且,不是東渡河是西渡河!——是撤退!是……逃命!一‘松散’了,哪里還有‘隊形’可言?”
  “而且,‘排成松散的隊形’,大部分的人,必將進入水文不明區域——那豈非形同自殺?!我們的士兵大都是不會游泳的!就算會游泳,水性真正好的,也只是極少數——我們是陸軍,不是海軍啊!”
  “您敢保證:‘排成松散的隊形’的傷亡率一定會比‘原路返回’兼‘密集隊形’更低些?”
  “而且,還不僅僅是傷亡率的問題。”
  “您要曉得,若真是‘排成松散的隊形’,不管最終有多少人成功渡過了烏森河,將他們重新收攏在一起,都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與此同時,追兵就在對岸,隨時發起強渡——他們若將大炮拉到河東岸,炮彈可輕松越過河面,覆蓋整個河西岸!”
  “一句話,中國人是不會給我們時間慢慢兒收攏部隊的!”
  “也就是說,若真的‘排成松散的隊形’,‘強渡’之后——甚至,在‘強渡’的過程中——遠東第一軍這支北上的部隊,便徹底散架了!再也收不攏了!”
  “不過,人們對阿爾諾將軍另一個決定的批評——我個人以為——卻是有道理的。”
  “阿爾諾將軍命厄德上校率第五十一團斷后。”
  “這……確實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在如此嚴酷的情形下充任后衛,某種意義上,可以和騎兵沖鋒‘媲美’了——都是一件不折不扣的‘自殺任務’;因此,對于部隊的紀律性、戰斗力以及犧牲精神,都有著極高的要求,而這些,第五十一團皆無法和混合騎兵團相提并論。”
  “而部隊的主官——不論是道德品質、還是指揮能力,厄德上校亦皆無法同居伊上校相提并論。”
  “我們都曉得那個關于厄德上校和他的第五十一團是如何加入遠東第一軍的傳說的——嘿嘿!”
  “敗壞名譽?哦!不!我不怕敗壞厄德上校的名譽!——他還有什么‘名譽’可拿來‘敗壞’的嗎?哼!”
  “我不曉得阿爾諾將軍為什么會派第五十一團這件差使?——我是介么猜的:入越介么久,對于第五十一團的各種不給力,阿爾諾將軍心里早就明鏡似的,反正,總是要犧牲一支部隊的,那么,犧牲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第五十一團,保存其他更有戰斗力的部隊——譬如,混合步兵團、第四十七團,以為后圖,算是更好的生意經吧?”
  “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的想法。”
  “可是,都說過了——第五十一團‘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啊!”
  “總之,本就已無戰意的第五十一團,在中國人的猛烈打擊下,迅速崩潰,非但沒有起到阻擊敵人進攻、掩護主力部隊的作用,還大大的破壞了渡河的整體秩序,使本已極其惡劣的局面雪上加霜。”
  “過河之后,收攏部隊,清點人數,發現:除了已經全軍覆沒的炮兵和幾乎全軍覆沒的騎兵之外,余者——即主力步兵,損失了五分之三強。”
  “許多連都已不成建制了。”
  “居伊上校之外,我們還失去了另兩位高級軍官——合成炮兵團團長戈爾敦上校、軍參謀長康斯坦丁中校。”
  “其中,戈爾敦上校在中國人炮擊我炮兵陣地的時候就受了重傷,不過,尚未致命——他是在渡河的時候中彈犧牲的。”
  “另外,阿爾諾將軍、熱雷米上校、伯多列威蘭上校——第四十七團團長,都受了傷。”
  “還好,都不算太重。”
  “莫雷爾將軍則是傷上加傷——他本來就是個傷員嘛!——在宣光的時候,被那位美貌的越南姑娘將額角打穿了呀。”
  “也還好——莫雷爾將軍的‘加傷’,也不算嚴重。”
  “只有一塌糊涂的厄德上校,奇跡般的毫發無損。”
  “可以說,遠東第一軍這支北上部隊,基本上已失去了戰斗力。”
  “好吧,無論如何,我們已經渡過了烏森河——唉!”
  “可是,絕不代表危機已經解除了——中國人很快也會強渡烏森河,追擊而至!”
  “我們……能夠逃過覆滅的命運嗎?”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王者荣耀电子游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