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說網

第一百一十六章

小說:空間之娘子萬福 作者:一百零一念 更新時間:2019-12-07 22:32
  岳飛今年才剛十五,周侗原本打算讓他明天下場考武舉,當然以岳飛的能力,今年也可以下場,但一來是為了更穩重一些,二來周侗也深感自己的體大不如前。
  更加想要抓住這個最后的時機讓岳飛學到更多的東西。
  這一次前來京城,一方面是為了見見這三個徒弟,另一方面也是讓岳飛和師兄們見面,以后相互可以有一個照應。
  可惜林沖不在,但武松和盧俊義都十分看好這個小師弟。
  這也讓周侗十分的欣慰。
  沒多時賈氏這邊命人備好了酒菜,幾個男人在吃飯,順便敘闊誼。
  于蘭便去了內院陪了賈氏,賈氏如今才懷孕兩月,并不顯懷,但她臉上時時刻刻都散發著母的光輝。
  “嫂嫂這刺繡是做來給孩子的?”她看她繡的東西有一些可,像是給孩子用的。
  賈氏也有一些糾結。
  “還不知道男孩女孩,也不知道做些什么好,就是隨便繡了繡。”
  于蘭在刺繡方面這輩子注定是沒什么天賦了,她拆開了這個話題又問起了她體方面的。
  賈氏說:“說來也巧,體方面倒是樣樣都好。能吃能睡,如果不是近來睡的多了,官人有些擔憂去請了大夫,連我也不會想到竟然會這么快就懷上。”
  她原本還有一些埋怨在東京不如在北京大名府暢快,但有了孩子之后,她便覺得來東京這一趟是做的最正確的決定。
  他們想要一個孩子也要了好久了。
  雖然盧俊義對她很好,夫妻感也十分和睦,可沒有孩子還是她心底的痛。
  現在好了,心愿也滿足了。
  就感覺喜悅,反過來她還讓于蘭去相國寺拜拜。
  “相國寺的香火鼎盛不是沒有緣由的,心誠則靈。”
  于蘭還沒有想過要個孩子,自己這個體如今也就十九歲,還沒到二十呢,這么快生了,也許過不久武松又要去打戰。她倒不是自己照顧不來,只是覺得生孩子這件事原本是兩個人參與的,中途有一個人跑開了,總是會覺得委屈巴巴的。
  不過她卻應和了賈氏。
  看著賈氏的目光柔軟的能膩出水來,她便知道這一次應該沒有李固什么事兒了。
  她和賈氏閑聊聊了不少。
  兩個人吃了些點心,天色漸晚,也不見武松那邊有什么消息。
  想來是因為今天師徒多年之后重逢有聊不完的話題。
  尤其是對內外的局勢,武松和盧俊義看的不那么透徹,周侗稍微一指點兩個人就恍然大悟。
  岳飛在一旁聽著津津有味,偶爾還能插上一兩句嘴。
  只沒多久,周侗又咳嗽了起來。
  “師傅…”倒把盧俊義和武松嚇了一跳。
  其實武松已經感覺到這一次相見,周侗遠不如當初那么健壯。
  可他還是把他當成了心目中那個無所不能的師傅,所以對于他如今流露出來的老態有一些的傷感。
  “沒什么大礙,就是人老了,子骨就弱了。”
  他不想引起徒弟的驚恐。
  卻讓武松打一些槍棒來瞧瞧,他當初沒有指點過武松槍棒方面的,但是盧俊義和林沖都教導過一次,彌補了武松在長武器上的缺點。
  如今想看看他這幾年有無進步。
  是不是如傳聞中的那么恐怖,還是被人胡亂謠傳的。
  武松耍了一槍棒,岳飛的眼睛看值了。
  嚴格而言,他的招式遠不如盧俊義的爐火純青,就是有些地方還是要蠻力硬拼,過于生澀,但他的敏捷度速度卻著實讓人眼前一亮。
  總結就是快與狠,力與巧。于是招招都顯露了殺機。
  他耍完槍棒,岳飛道了一聲:“三師兄好厲害!”
  但武松卻有些汗顏,自家人知道自家事。
  他還是比不得盧俊義渾厚,也比不得林沖強大的靈巧。
  不過占了內力驚人和他強大的敏捷力。
  人家的功夫是十年如一打磨出來的。
  “師傅,獻丑了!”武松有些慚愧的說道。
  “不,已經很是讓為師刮目相看了,你應該沒多練習,這槍法雜糅,想來也是融合了你自己的意思。”周侗說的倒是真的。
  不說別的就說他這一聲內勁也太過驚人了,當初到底還是看走眼了。
  “讓你師弟耍一完整的,給你瞧瞧。”
  周侗這是打算正式教授武松,也順便讓他們見識一些岳飛的功夫。
  武松自然大喜。
  岳飛使得槍名為瀝泉槍,一出招就是“丹鳳朝天”。
  武松和盧俊義相視一眼,都不敢小覷這個師弟。
  天才不是用常理來度量的,假以時,岳飛的成就必然能更高。
  盧俊義已經想到了,武松想到于蘭所說的,對這個師弟就更加看好了。
  其他人也就罷了,假若他師弟真有這個力挽狂瀾的實力,那么他一路披荊斬棘也要為他肅清道路,讓他在戰場上放手一博。
  岳飛這槍法使下來,氣勢上足見驚人。
  但武松倒是沒有看到多少。
  周侗讓他再耍一遍,結果就出了糗。
  晚間,周侗是住在盧俊義這邊,倒不是他不去于蘭他們那邊,而是于蘭和武松如今到底沒有自己的府宅是跟著童貫一塊兒住的。
  周侗的格也不大樂意去和童貫打交道,但在盧俊義這邊就自在多了。
  武松一個晚上都很興奮。
  回去的時候還拉著于蘭的手,不住的說道:“師傅沒有責備我,師弟各方面都很優異。我和他切磋了幾下,當真叫我吃驚!”岳飛的功夫如今還不如武松,但他才十五歲,所以才讓人感到驚訝。
  何況他騎方面也很強,百步穿楊,并不遜色于小李廣花榮。
  看到周侗所教導他的,樣樣都是戰場上的真功夫。
  于蘭明白岳飛真正強的是練兵,他的岳家軍和他的軍事才能。
  “只是有一點兒,師傅如今的狀態真讓我擔憂。他雖然沒有提及,但隱隱有看出,他希望和大師兄能照顧好小師弟的感覺。”
  這像是在托孤,這么不吉利的話,武松沒說出來。
  于蘭也皺了皺眉頭。
  “明就送兩壇竹葉青給他老人家,許是他以前有過什么舊傷,才讓他體不適。”
  武松忍不住抱了抱于蘭。
  他說的她都能明白。所以很慶幸她在他邊。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王者荣耀电子游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