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說網

第五百二十章 海風熏得情人醉 直叫人依偎到老

小說:金童記 作者:濯水清淺 更新時間:2019-11-23 23:10
  金童記正文卷第五百二十章海風熏得情人醉直叫人依偎到老天恩郡主在郭副指揮使府上辦了場宴席,泉州各家對這母女倆的印象便是,郡主當真如傳言中那般高貴優雅,翁主當真如傳言中那般又黑又渾,看著就不像是親母女。
  朝陽在宴席上與泉州閨秀們對坐聊天,眾人想必都聽說過她的渾事,不敢在她面前顯擺琴棋書畫,也沒有旁的活動能做,便坐在一處吃些點心,當真是來赴“宴”的,沒辜負郡主這一番精心準備的宴席。
  朝陽深喜她們識相,對在泉州當土霸王的憧憬又更深了幾分,回了京里能壓制她的人太多了,便是她深受圣寵,可總有那么些不長眼的要惹她不快。
  這場宴席二皇子沒來,是這些女眷的憾事了,她們削破了腦袋要往郡主跟前湊,還不是沖著她的娘家去嘛。
  在泉州辦完了這場宴席,婧兒便不再應酬了,姜驥回來時她問了還有多久,她在這府里呆膩了,出門又不方便,總有那么多人虎視眈眈要和她偶遇,她想讓姜驥帶她出海,他們再去看看海上的落日圓月星辰,比陸上的美多了,當年他們在逃亡,忽略了沿途的風景,如今他們得空了,她想再看看,可能也就這一回了,回了京還不知何時才能出來呢。
  姜驥這一遭的任務主要是巡查海岸線,近來正在組織水軍做軍事演習,震懾那些蠢蠢欲動的宵小之輩,他答應等他忙完了軍務便往京里請個假,帶他們母女倆出去玩兒,婧兒問他這樣成么?他離京時可沒向皇上請假,如今先斬后奏,回京怕要吃掛落了。
  “怕什么,這不是有你么?陛下若要發落我,你便領著朝陽去纏他,我是盡忠職守的,是你們母女倆束住了我的腳步。”
  婧兒皺了皺鼻子嬌嗔一聲,說她也寫封信進京,和他的請假折子放在一起,又問燁哥兒是跟著他們去玩還是跟著軍隊一起回京,若是隨他們去玩兒,也寫封信給家里。
  燁哥兒在京里關了十幾年,如今一朝出籠,早便蠢蠢欲動了,哪還愿意早早回京,當下也寫了封信隨著姑父姑母的折子一起送回家中,他還有些擔心,“咱們這樣先斬后奏,回去怕要吃掛落了。”
  朝陽讓他放寬心,“回去的事情回去再說,樂在當下嘛!”
  大軍在泉州停駐了半月,演練結束后姜驥安排天津水師回天津,他從軍畿大營帶出來的一隊人馬也讓小隊長帶著回去,和水軍一起走,到了天津拐個彎兒就到京里了,不用他教怎么走吧。
  姜驥是最高統帥,底下人不敢問他有何打算,但就有那么幾個直愣愣的,“我們回京了,姜帥去哪兒呢?難道您想孤身入敵營取敵軍首級?”
  這孩子怕是話本看多了,姜驥有愧于他在手下心目中的高大形象,面不改色說了句,“我舊疾犯了,向陛下請了幾日假,要在南邊休養一陣子,待我養好了再回京里。”
  手下部隊一番關心后,姜驥把他們送上了軍船,看他們都走了,他才松了口氣,接下來就是愉快的私人時光。
  婧兒來時乘的那幾艘客船還停在碼頭,如今不過再加一個姜驥和燁哥兒,婧兒來時帶了一隊護衛,其中便有姜驥的親衛,和皇后給兒子準備的侍衛和內監,如今姜驥和燁哥兒加進來,一切都是現成的,挑了個風和日麗的午后,他們一家便揚帆起航了,既是要看夜景,下午啟航是再好不過的,在家中吃過午飯,日頭還毒,他們上船正好睡個午覺,睡醒了便能準備看落日了,他們帶了足夠的食材和調料,晚上在甲板上烤魚蝦,海風徐徐銀月皎皎,豈不是人生美事。
  幾人飽睡一覺起來,便是申時中了,外頭日頭還毒著呢,婧兒在船艙里不愿意出去,聽到外間朝陽的歡呼聲,不知是在玩什么,讓下人出去看看,小丫鬟湯圓回來說翁主和二殿下在撈魚,準備晚飯呢。
  姜驥攬著婧兒還不想起身,他這陣子實在是忙壞了,婧兒掙開他的手坐起來,給他按摩頭皮,祛祛疲意,朝陽那么莽,萬一突然闖進來,大白日的讓孩子們看到了多尷尬呢。
  夫妻倆在艙里輕聲慢語享受這難得的午后時光,朝陽在外頭大喊:“爹娘快出來!日頭要落了!”
  婧兒看了眼窗上鋪滿的金色,也能猜到外頭是落日溶金了,便整理了衣裳鬢發出去,見朝陽和燁哥兒撩起褲腳挽起袖子弓起雙腿坐在甲板上,燁哥兒這么坐便罷了,男孩子豪氣,朝陽這樣成何體統!
  “朝陽,你怎么坐的?還有你這穿的是什么衣裳,我給你做過這樣的衣裳?”
  朝陽悻悻低頭,這是她在郭家時問廣哥兒借的衣裳,她跟著他們出去玩兒就這樣穿,舒坦。
  “還不快回屋去換一身,濕答答的,手酸膝蓋疼別找我。”又對燁哥兒笑了笑,語氣溫和了許多:“你也快回去換一身吧,我答應了你父母要照顧好你的,你若有了什么病痛,我怎么和他們交代。”
  燁哥兒乖乖應是,和朝陽一起退下了,朝陽偷偷和他嘀咕:“我娘就是偏心,你看她對我什么態度,對你就笑瞇瞇的。”
  燁哥兒道:“父母都這樣,提自家的孩子嚴厲,對別家的孩子寬容。”
  待他們換了身衣裳出來,見到倚在船頭的一對璧人,落日灑下金輝為他們披上禮服,海水泛起鱗波是送給他們的冠冕,晚風帶來深海的吟唱,那是為他們所頌的贊歌,海鳥在周邊盤旋清嚦,是賣力的號鼓手,他們這兩個閑雜人等不敢上前壞了這副景致。
  姜驥攬著婧兒站在船頭,婧兒頭枕在他肩上,沉浸在黃昏的落日海風中忘乎所以,若是兩個孩子在,他們定然不能如此孟浪,這不是他們離開了一陣子嘛,良辰美景如花美眷,他們一時偷歡,想著就依偎這么一會兒,一會兒一會兒,便忘了要分開了,朝陽和燁哥兒也識趣,輕手輕腳站到了一邊的護欄旁,看落日也看人。
  燁哥兒真羨慕姑父姑母這種愛情,許多人說姑父是因為忌憚姑母的身份才不敢納妾,容忍姑母生了朝陽之后再無所出,導致姑父只有一個兒子,但他知道不是,姑父一定是對姑母用情至深,他也聽說過辜負姑父姑母的故事,這是怎樣一對神仙眷侶啊。正是見了這種愛情,他才不想倉促成親,姑父比姑母大了十歲,緣分使然他們最終還是走到了一起,但姑父曾經娶過妻,姑母也因此受了許多委屈,他引以為戒,想娶個與自己心靈相通的女子,便不能先接受父母安排的盲婚啞嫁,萬一他的真命天女也比他小了十來歲,他遇見她時已有妻兒相伴,那可怎么好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王者荣耀电子游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