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說網

第80章 甩鍋就逃(三更)

小說:夫人萬歲 作者:秦晾晾 更新時間:2019-06-18 12:49
  尷了個大尬。
  …
  …
  當程岐覺得晴天霹靂的那一刻時,夜幕上的薄云也正好被秋夜的冷風吹散,皎潔的月光籠罩了大地,也捎帶腳的照亮園中四人神色。
  蔣小王爺抱臂在旁,他以銀冠束發,唇紅齒白,神色奕奕,錦袍在身織滿了數位繡娘的心血,大抵十四五的模樣,桀驁的很。
  說起這人,還真有的說。
  蔣小王爺的父親蔣允是大昌國唯一的外姓王爺,他三歲的時候便請封了世子,可也不巧,請封的第二天,蔣允便猝亡,他也即刻承爵。
  只是這人在昌國的名聲實在一言難盡,老蔣王爺當年可是席卷中原邊蠻的驍騎虎將,立不世之功無數,得皇帝重用才封了外姓王爺。
  可蔣小王爺這些年來把自己耍成了活寶,游逛遍了錫平的每一處粉紅溫柔鄉,紈绔雖不比程銘兩人,但也好不到哪兒去,成日花紅柳綠不務正業,將他父親的威名,糟踐的一干二凈。
  他今日是第一次見到程岐,因著是太子殿下的迎宴,不是誰都能參加的,就算來了華府,也輕易見不到真容,程家的一眾小輩中,只有長房的嫡出子女能有資格去跪安。
  但情況是,從前的程岐維諾拿不出手,程云奪又不想程姝無法出彩的同時,再叫程岐在人前得臉,便沒叫她露面過。
  蔣小王爺這會兒聽到程姝叫她小妹,只知道她是程家女兒,卻不確定到底是誰,畢竟迎宴明日開始,今日的華府又人來人往的。
  不過,他對面前女孩兒的喜愛卻無法掩飾,微舔嘴唇,故意往前俯身壞笑道:“你方才,說什么拉著?有骨氣的話,就再說一遍?”
  而這個時候,程岐已經被現實情況炸懵了,她就隨口扔了這么兩個現代梗,沒想到就砸正主的臉上了。
  這叫什么,這叫……被倒霉活活催死。
  怎么辦怎么辦。
  怎么辦啊!
  …
  …
  靈光一現!
  裝!
  硬裝到底吧!
  于是乎,蔣小王爺和太子再加上程姝,三人就這樣看著程岐負手繞著青湖走著,一副老干部的模樣,且邊走還邊正經的點著頭。
  蔣小王爺看著她的樣子,憋笑的十分難受:“你干嘛呢?”
  程岐轉過頭來,伸出小手認真的指著那伸出來的枯枝,自以為將話題成功轉移了:“你們看這個都禿了哈,不好看,可得叫人重新弄。”
  蔣小王爺歡喜的笑著,嘴角咧到了耳根:“你別將話頭挪開,方才你頤指氣使的勁頭呢?使出來啊。”
  程岐的食指停在半空中,張著紅珠般的小嘴,一個額拉得老長。
  太子白日舟車勞頓,至傍晚才休息過來,聽說蔣小王爺玩了一天后也趕來了,便叫他過來透透氣說說話,沒想到程姝過來獻媚,他本想直接攆走,怎料蔣小王爺玩心大起,便夾槍帶棒的說了幾句。
  “你是程家那位女兒?”
  太子是先皇后周氏所出的皇九子,名楊哲,字通禮,十一歲得皇帝青睞獲封太子,去年三月及冠后正式入主北東宮。
  既是皇族嚴苛教導出來的孩子,形態坐站自然要比蔣小王爺穩重的多。
  他一雙狹長的眼睛打量著程岐,猶如看跳梁小丑,讓程岐覺得好像渾身生了虱子,干脆拉著程姝就往出跑,隨口就道:“要是讓你們兩個知道我是誰!我程珮這十二年不就白活了!”
  甩鍋!
  反正又不是甩綠帽,不缺德不缺德!
  程岐在心里面安慰著自己,拉著程姝很快消失在月門處,留下原地迎風凌亂的蔣小王爺,他的手還招在半空中,依依不舍的。
  “這……就走了?”他不悅道。
  太子負手在背后,冷眼睨著他:“被人家指著鼻子臭罵一頓,怎么你看上去還挺舒坦的啊。”
  蔣小王爺甚不在意的說道:“這丫頭太好玩兒了。”他光想著就笑的合不攏嘴,“她剛才說什么?她說她叫程珮?”
  太子淡淡道:“這個節骨眼,報真名不是找死嗎,左右程家能上宴的女兒沒幾個,明日開宴的時候,你就知道她是誰啊。”
  蔣小王爺眼睛一亮:“對啊。”用肩膀撞了撞太子,“不過,你倒是挺大氣的啊,她這樣說你,你都不動怒啊?”
  太子拋下他獨自往北院走,淡漠道:“我可是一國太子,和一個淺薄女子隨意見識,豈非小肚雞腸,罷了,我回去歇了,你也趕快去休息吧。”停了停,“至于陳家那邊,你去一趟就行了。”
  蔣小王爺站在原地:“殿下不親自去?”
  太子越走越遠,聲音也越來越低:“我去豈非抬舉,不去。”
  蔣小王爺這才挑了挑眉,轉身往出走。
  秋夜雖冷,但他滿腦子想著程岐方才的別具一格,竟然哼起了小曲兒,悠哉的很。
  不知道是程家哪個寶貝疙瘩,得要來,得要來。
  喜歡。
  小爺太喜歡了。
  …
  …
  至于另一邊,程岐將程姝拽出那個是非之地后,就和青黛回去國公府睡覺了,畢竟這種事情,也不好多問。
  只是青黛和程姝擔心的不行,但程岐倒好,得罪了蔣小王爺和太子殿下,還能倒頭栽床,睡得如死豬一般。
  果然認證了那句話,沒心沒肺的人睡眠質量都高。
  青黛無奈的幫她蓋好被子,想起方才的情況,渾身上下的瞌睡蟲都驅跑了,坐在帳床邊,拄著膝蓋發呆。
  而程姝回去自己的臨溪臺,站在院門前,長呼了口氣,這才推開木門走了進去,深夜被這么一嚇,雙腿連著腳底板都虛了。
  她快步走去正房門前,剛要伸手推門,就聽里面傳來一陣急促有力的腳步聲,程姝微駭,下意識的后退幾步。
  ‘嘎吱——’
  果不其然,房門幾秒后被人從里main推開,不是她的婢女檀香,而是她爹程云奪,沒想到那人送走了樊家老爺,來了她自己里。
  程姝眼神略有閃躲,手心兒一個勁兒的冒涼汗:“……爹。”
  程云奪此刻面容鐵青,負手在門前的石階上,質問道:“不是讓你去華府北院找太子殿下了嗎?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
  程姝銀牙輕碰:“爹……太子殿下不喜兒的姿容,連著蔣小王爺也在那里,將兒一通斥罵,把兒給趕了回來。”
  她說罷,聽著程云奪久久未言,小心翼翼的抬頭,迎面卻瞧著一個粗糲的巴掌扇來,狠狠的摑向她的左臉!
  ‘啪!’
  深夜一聲驚心駭響!
  同時,頭頂傳來程云奪的怒斥,如滾雷一般。
  那是程姝一輩子的噩夢。
  “給我進來!”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王者荣耀电子游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