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說網

第四百一十二章、不對勁

小說:惡毒女配日常 作者:肆貳老爺 更新時間:2019-11-23 23:09
  要讓晏安選,K市是她去過的所有城市里最適合生活宜居的地方。冬暖夏涼,空氣永遠都是濕潤的,半點沒有晏安討厭的干澀。
  江朝暮跟她說,以后不忙了想在這里買套房子養老。正好了,晏安也有這樣的想法。
  祝彧在俱樂部下得最后通牒前趕了回去。晏安不想讓他在繁忙緊張的訓練比賽中還要操心她的生活情緒狀態,所以每天都竭盡全力地跟著江朝暮出門四處游玩,努力裝出一副生活充實開心的樣子。
  整個K市走過一圈,相同的風景看過無數后,晏安沒膩,江朝暮先厭倦了。
  “不行,我今晚必須去夜店,必須去酒吧,我可受不了這種寡淡無趣的生活。”
  說了這樣一句后,江朝暮立刻就聽到了晏安的回答,“我跟你去。”
  做晏安經紀人也有一段時間,就她對晏安的了解來看,晏安是從不去這種地方的人。不去的原因,她之前猜可能是因為晁朕不讓,或者說她本身就不喜歡。但不管出于那個原因,她現在在這個特殊時候跟她說了這樣的話,她也沒有明確拒絕的說辭。
  為此,她特意找了一家口碑還不錯,看上去也挺干凈清爽的酒吧。結果她們晚上去的時候,正好趕上哪家富少爺在開派對包場,說是當天到場的人酒水全免。要是平時,這種便宜肯定要占占的,但今天身邊還跟著一個第一次來這種地方的晏安,江朝暮就想說算了,要么重新找個地方,要么回去睡覺。
  可晏安站在門口,看了旁邊的公告后頭也不回地就往里走,拉都拉不住。
  一進去,氛圍就是說不出的嘈雜混亂,和江朝暮之前調查的情況完全不一樣。她牢牢跟在晏安身邊,生怕不小心被哪個不長眼的揩到她身上。
  “太亂了,要不走吧。”
  “為什么?”晏安努力地扯著嗓子回答她的話,“不是今晚酒水全免嗎?”
  江朝暮也扯著嗓子,叫:“你缺那點錢嗎?”
  晏安在暗藍色的燈光里,看著她笑出了一種風情搖曳的感覺。她動了動口型,說:“缺啊。”
  得虧江朝暮死死拉著,才沒讓晏安被擠到擁擠混亂的舞池里去。她扯著她,找了一個卡座坐下。晏安看起來也不像突然轉型要亂來的樣子,坐下之后也只點了一杯果汁。
  這會兒說話終于不需要扯著嗓子大吼大叫,江朝暮問她:“不是說來占人家酒水全免的便宜?為什么只點最便宜的橙汁?”
  “我不方便喝酒。”
  “為什么?”
  晏安好像剛被她從舞池里把目光喚回來,聞言,問了她一聲:“什么?”
  “我問你為什么不方便喝酒?”
  晏安愣了愣,表情有些古怪地移開了眼,說:“沒有,只是不想喝。”
  結果人把她的橙汁送過來的時候,她又問了句:“他們這里的飲料不會有什么添加劑之類的吧?”
  “什么添加劑?”江朝暮不明所以地問:“你擔心不是鮮榨的?”
  她就看著,已經拿起吸管的晏安又把杯子放了回去,有一種心事重重的樣子說:“太冰,先不喝了。”
  江朝暮覺得她這狀態是說不出來的古怪,但也沒問什么,因為這時候前頭舞池里突然爆發了一陣劇烈的躁動聲。
  江朝暮循著聲音看過去,就見前頭舞池中心,燈光聚焦處,突然走上來了一個衣著火辣的女孩兒,在強烈的鼓點音樂下,在旁邊人的歡呼下,她已經隨著聲音扭動起來。
  江朝暮看了幾眼,就覺得那女孩兒雖然妝化得很濃,但看上去歲數不大。她想,要是她女孩兒以后敢這樣,她一定打斷她的腿。
  這會兒,那個女孩兒把本來就單薄的外套扯了下來丟進人群,只著一件內衣在舞動,不知道是誰起哄了一聲,江朝暮就見有人拎著酒瓶往她身上澆去。
  場面氛圍徹底躁動起來,江朝暮擔心地向晏安看去,怕她不適應眼前的一切,同時也想勸她趕緊走。但晏安杵著下巴很認真地看著舞池,準確說是看著人群中心輕佻放蕩的女孩兒,臉上掛著一抹似有似無的笑。
  再后來,那個女孩兒就被人群中伸出的手扯了下去。江朝暮就看著晏安的眼珠子隨著她的移動在移動,在看見她被一男的拖著往暗處走得時候,她問了一句:“那邊是去哪?”
  “不是包廂就是衛生間,或者后門咯。”
  晏安又往那邊看了一眼,拎著自己的外套起了身,說:“走吧。”
  江朝暮不明所以地跟著她起身,見晏安出了酒吧后就問她能不能找輛車。等江朝暮真把車找來的時候,她也不說要去哪,只讓司機把車停在車庫里一直等著。
  江朝暮見她一直專心致志地看著窗外,車庫電梯的地方,問:“你在看什么?還是說在等什么?”
  “剛才好像看見認識的人了,想在這等等看能不能碰見她。”
  “認識的人?酒吧里嗎?那為什么剛才不直接去問?難道是……”江朝暮倒抽了一口冷氣,問:“是那個跳舞的女孩兒?”
  但晏安只是笑笑沒說話。
  江朝暮仔細地看了看她,覺得這會兒的晏安,雖然臉上還掛著蒼白寡淡的疲倦之色,但神情和狀態已經接近她很久之前的輕松樣子,甚至比前些日子還要好得多。
  時針指過凌晨二點,晏安還是支棱著個腦袋盯著窗外,江朝暮已經開始打哈欠,說:“要不你先回去休息,我在這給你守著?她一出現我就去給你要聯系方式?”
  晏安搖搖頭,突然瞪大了眼,說:“來了。”
  江朝暮看過去,見來人果然就是之前在舞池里輕佻浪蕩的那個女孩兒,她這時候一副醉酒的樣子掛在一個看上去就不三不四的男人身上,被人拖著往她們面前走過。
  江朝暮見她被拖著上了一輛小破車,問晏安:“看上去不是很正經的樣子,要不要去……”
  晏安沒說話,只是看見那車啟動之后吩咐了前頭司機一句,“跟著他們走。”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王者荣耀电子游戏网址